Vyvyan

专注拆cp十八年,欢迎入党。

【双黑太中】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织田作被枪击倒的那一刻我在想,要不和他一起,一了百了吧。

        可他偏偏又硬撑着一口气着对我说什么不如去做个好一点的人。

        好一点的人是什么样的呢?于我而言,甘甜即清苦,滚烫即冰冷,无法分清快活和痛苦的叫喊有何区别,更不可能分清正义与邪恶。

        去与港黑对立的组织好了,毕竟港黑被人们定义为“邪恶的”。

        在武侦做救人的一方感觉着实不错,但是织田作死了,世界上再也没谁能救赎太宰治。我仍不可避免地想寻死,这俗世着实没什么可值得留恋,我惟爱着横滨,所以早已觉决定殒身于此。

        我跳进横滨的海里,海水咕咚咕咚冲进七窍。

        细思这不长的一生,只觉得失败无比,临死之际竟然没人可以与我殉情——

        与谢野么?樋口么?银么?还是红叶?直美?呃……爱丽丝?

         噫。

        哎呀呀,我的女性朋友们都不好办呢。但我又没有抱男人的癖好,可如果不抱着的话殉情过程中很容易分开的,这样在地狱没法相见啊,真是……

        我已离海面不近,太阳已不甚刺眼,尽管水灌入肺中和水压压迫的感觉不好受,我仍感到心情罕见的好到表里顺畅如一。

        这时我恍惚感觉有什么阴影挡住了头顶舒适的阳光,这什么啊,真讨厌。

        话说虽然没有抱男人的癖好,但是我以往在港黑的时候却经常抱。中也每每使用污浊后总要晕会儿,如何将他挪走就是大问题。我很乐意将日日和我斗嘴还仗着体术打我的搭档丢在战场不管,可惜理智告诉我对兢兢业业的搭档不能这么干。

        多亏小矮子矮,体重不算重,六十千克左右对我还不是大问题。啊……晕晕的……

        两只手环住腰就可以轻易抱起来,头一般都是磕在我肩膀上,像抱小孩子一样的姿势。偶尔他惹我不开心,那就是头在下面,反正这怪物死不的了啦~

        他腰很窄——是个不喜欢吃饭只爱喝酒的家伙。多窄呢?我感到大脑缺氧,思考速度明显慢下来了……使劲想都想不到……为什么我要在濒死关头想中原中也啊!

        啊!对!就是现在抱着的这么窄!刚刚好!

        咦~这是中也的脸吧?果然又到了吧……习惯论不是盖的嘛。

﹉﹉﹉﹉﹉﹉﹉﹉﹉﹉﹉﹉

        “哈——哈——哈——”中原中也此时一身水跪在海岸边大口呼吸,旁边是他刚刚下海打捞的一条一米八的超长青花鱼。

        “该死的!混蛋太宰!这是我这一个月来救你的第几次了!”他一拳捶上太宰治的肚子,“你有病啊!”太宰治一口水喷上中原中也的脸。

        中原中也对此行为恶心不已,边叫嚷着要杀了太宰治云云边拿放在岸边的外套擦脸。

        太宰治终于清醒过来,看到跳脚的前搭档忍不住嘲讽一句:“中也的嘴唇真软啊还没和人接过吻吧哈哈哈哈……呃!”

        又是一拳捣上肚子,太宰治幸运地没躲过。中原中也骂道:“该死的青花鱼你要自杀就少给我打什么电话!”他似乎想到什么忍不住还想再来一拳可惜没打中,“你知不知道那么深的海底我又没法发动异能(因为海水为媒介太宰治的异能使中也的异能无效)下去一趟差点上不来!”

        中也一边转身向港黑大厦走去一边继续骂道:“我可不想当你的殉情对象!再自杀给我打电话就阉了你!”

        太宰治靠在海边的栏杆上不拦他,只笑眯眯看着他越走越远。人养成习惯只需要二十一天,在这二十一天里太宰治让芥川每天向中原中也报告自己的自杀地点等着他来救。尽管小矮人总说讨厌他讨厌得想要他死,但是每次自杀他都来救呢~

        今天是第二十二天,明明今天芥川没有给中也打电话呀。

         曾经他也想过一了百了,因为救赎死了,做救人的一方也不能掩饰世界的透顶无趣。

         那么现在,他想自己培养一个救赎。因为实在每次都有人不要自己死,啊呀呀,那么我,就勉为其难地活着好了。

      

        

        

评论(3)

热度(28)